杭州百强侦探公司

商务调查 当前位置:首页 > 商务调查 >

原配出轨,找私家侦探有用吗?

来源:http://qinshuogear.cn   时间: 2018-01-11 17:31:35   

1 我是一家文化公司的老总。说是老总,其实手下不过就是一个草台班子。只是隔三差五地接一接散活,买些书号做一些书籍,委曲求全地经营着。 直到我发掘出了念文。 念文是个画漫画的,很有才,也很有个性,之前在网上没事自己连载作品,被我敏锐地发现,才有了第一次合作。 我第一次见到她,就被她夺目的面貌吸引住了。在我的想象中,女孩子画漫画,一定都是披头散发素面朝天的。如果五官再差一些、身材再胖一些,那基本上就可以当哥们处了。我正是抱着这个心态去寻求合作的。 但没想到,二十岁刚出头的她,皮肤白暂,清秀脱俗,有谈吐有气质。更让我欣喜的是,她对自己的漫画也很有设想和远见。于是那时我们根据市场需求,专门为她打造了一个路线。那就是恐怖惊悚漫画。这是时下很犀利很流行的风格,以她的资质,完全能够胜任。 也正是这样,在我们之间,就这么种下一颗同样恐怖和惊悚的种子。 首先,在漫画大卖、公司迅速蓬勃壮大的同时,我和她好上了。我有妻子。 其次,在漫画销量超过十万册之后,我们惹上了一起官司。 事情是这样: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名叫小可的女孩儿,在看了念文的恐怖漫画之后,被吓得成天疑神疑鬼草木皆兵,精神出现了异常,最后不得不入院治疗。说起来这个女孩子也很可怜,父亲早年锒铛入狱,母亲一个人拉扯着她,苦巴巴地等着她的父亲归来。我们的漫画就这样葬送了一家子的团圆,这让我和念文也很过意不去。 我们曾经尝试调解,但小可的母亲对我们暴跳如雷,并且开出天价的赔偿金额,这让本来很愧疚的我们也感到挺委屈。第一,我们的漫画经过各层审查,无鬼无神,不变态不血腥,并没有越过底线。第二,所谓恐怖,也不过是悬疑一些惊悚一些,到最后都解释合理符合常识,读者们都大呼过瘾,只有这个小可出现了问题。 于是我们怀疑这个小可本身就有问题。 2 经过律师的调查,果然发现了小可身上的问题。 原来小可十三岁时在深夜回家的路上遭遇了同校男生的猥亵,受到惊吓后就落下了病根,之后就断断续续治疗了两年多,一直没回学校上课。她的父亲也是因为把那猥亵自己女儿的男生打成了重伤,才沦为了阶下囚。 真是可怜的一家。我和念文也真是可怜的一对儿。 好在法院主持公正,采信了律师提供的证据,认为女孩小可患病在前,且家长监管不力,驳回了家长的诉求。好在念文也深明大义,主动拿出一部分钱去小可家赔偿,尽管那些钱被小可妈妈扔出了门。 在小可家楼下,我深深拥抱了念文。对她说:“就这样吧。我们能做到的都做了,我们也不是慈善家。” 念文说:“我想见见她。” 于是我们驱车来到了那家精神病院,看见了蜷曲在角落里的小可。她真的是一个病人的样子,呆滞、无神,口中念念有词。据医生说,她这病恐怕很难扭转了。 我叹口气:“当年强暴她的人,真是禽兽不如!”与其说是感慨不如说是撇清。冤有头债有主,凭什么让我们背这口黑锅! 我希望这样说能够让我的念文好受一些。但显然她仍旧不好受。虽然她独立、果敢,虽然她内心强大得能够画出恐怖漫画,虽然她一夜之间成为畅销画家仍云淡风轻不骄不躁,但此刻面对这个已然痴傻的小读者,她心里所剩的只有最底的一层柔软。 我看着她,不再劝她,全力欣赏着这种柔软。 然后我们出了院门,上了汽车。但就在我坐进驾驶室关上车门的一瞬间,我发现了异样。 我从反光镜看到,有个人影,在镜子里一闪而过,似乎那一闪,就是专门朝我们瞥来的一眼。 我下车查看,发现他消失的方向,是一条小胡同。为了避免引起念文的怀疑,我又重新回到车里。 念文还是问我:“怎么了?” 我说:“没事,看看车胎。” 我脑子里乱得都没了逻辑。能是看车胎么?车胎能离我那么远?我开的又不是火车! 我宽慰自己可能是太过紧张。大马路上都是人,即使真是有人特意瞅我们一眼,也不见得代表什么。念文这样年轻漂亮,愿意瞅她的人多了,我还操这份儿心? 把念文送回了家,我们吻别,然后她上楼,我回家。昨晚我们就在一起,今天再不回家,妻子又该问东问西了。 但我猜错了,到家时丰盛的晚餐已经摆上了桌,妻子也没有以往的闲言赘语。当我还在琢磨着是不是忘记了今天是个什么纪念日时,她正聚精会神地开着一瓶红酒。 我实在想不起来:“今天我没说一定回家吃饭啊。” 她说:“为了庆祝你官司打赢,我特地准备的。” “你怎么知道打赢了?” “你好搞笑,我也算是这个圈子里的,怎么会不知道。”她夸张地瞪我一眼。 还真是。她是个插画师,要不是我一直摁着,她早就追到我公司任职来了。 我这多年没变的品位啊。 3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,我开了一上午会,中午约着念文吃午饭。念文一直郁郁寡欢,一块牛排切切叉叉半天,还是那么大。她根本就没心思吃。 “怎么了?” “我想了一下,还是应该给那个女孩儿一点补偿。比如设立个我的读者基金什么的……” 什么馊点子,还怕读者说你不敛财?刚出名就这么花花肠子,以后谁还买你的书?我心里直拍桌子,脸上却还泛着笑意:“这要从长计议。你时下要做的,是赶紧画完新作。” “这个事情不落实,我画不下去。” “和你说不清楚。反正我要做。我回去就在群里号召。”她低头狼吞虎咽起来。她这性格一贯如此,成也萧何败萧何。 “你这样,会搞得很多人误会,以为真是我们做错了!” 没想到她咣当一声把刀叉放下:“那你跟我说说什么叫对!” 就是这咣当一声,让我耳朵一竖。这声音格外古怪,或者说是……格外立体。我忙拿起叉子,去敲她的盘子。 “你干什么?” “这盘子是空心的?” “什么空心实心的?你没事吧?” 我把叉子按照她刚才的力度放到盘子上,声音又回归正常了。 我又把叉子往盘子上投了一次。这次声音更大。旁边已经有人食客在看我们了。 “你搞什么?”念文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。 我全然不顾,猛然回头看去。这是一家高档西餐厅,面积不大,但桌子稀疏,身后只有寥寥几桌人在用餐,一些人还朝我投来抵触的目光。 我此刻已经确认,刚才夹杂在叉子碰碟子的响声中的,是一声快门声。有人用相机拍摄了什么! 这个人是谁?拍摄了什么?在拍我们吗? 我感到脑门上一阵发凉,那应该是新鲜的冷汗。 我看着念文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淡淡说了句:“没事。” 4 从那个中午开始,我确信有人在跟踪我。这是基于在我之后的一系列观察之后得出的结论。 比如在我开车回公司时,后视镜里一直有一辆出租车若即若离;在我打开车门走向地下车库的电梯前,我能感到有个人影穿梭在整齐划一的汽车之间,紧追我的脚步,又前进得悄无声息。我停他停,我回头,他又消失不见。 这个人是谁现在还不重要。重要的是我怎样才能抓到他。 我想了一个办法,在下班前,找了三个男员工假装路人跟在我的身后。这仨员工都五大三粗,全是我们公司网店的,负责搬书运书外加跑快递,一听说老板有险都拍着胸脯挺身而出。 果然,还没出地下车库呢,他们就把那个跟踪我的家伙按在了一辆甲壳虫底下。这家伙个子不高,身上也瘦骨嶙峋的,但力道非常大,我们四个人跟他拉扯半天才把他的体力耗尽。 我们把他堵在墙角,我问他:“谁派你来的?” 我一边问一边摸他的衣服,想着摸出相机,但是只摸出了一把水果刀。 他不说话。一个最胖的员工给了他肚子一拳,他忍着不发一声。盘员工吼道:“还带凶器!再不说就报警了!” 这下他有些着急,气喘吁吁说:“别报警别报警……” 我说:“那你是让你跟踪我的?”然后我示意三个员工放开他,然后走到不远处静观其变。 这下只剩下我和这个瘦男人了。我压低声音说:“你现在告诉我吧,如果你说实话,我既往不咎,在给你一些好处。咱们无冤无仇,你也被我发现了,没别的选择了。” 见他还是不说话,我冷笑着补了一句:“我也不是吃素的。” 他说:“我是一个私家侦探。” 这是放的哪门子屁。我说:“你少跟我绕弯子。在中国就没有私家侦探,有也是违法,你更没跑儿了!” 他双手扶着膝盖,显然被折腾得不善:“我说的是真的,是你老婆花钱雇我来调查你的。” 我脑子一懵,来不及多想,继续问:“她为什么雇你?” “她怀疑你跟那个画漫画的念文有一腿,让我来取证。” 脑子里轰隆隆了几声,我反而觉得合情合理了,一下子全通了。有时候心虚反而能带给人强大的信任感。我看了看不远处三个正在抽烟的员工,低声问这个侦探:“你都拍到什么了?” “目前只拍到了昨天你送她回家和刚才一起吃饭。” “真的?” “千真万确。我是前天才开始跟的,昨天才找机会拍到。” “你把相片给她了?” “还没来得及传。” 我此刻已经完全镇定下来,说:“我给你三倍的价钱,你也不用罢工,等到一周之后你就把一些不痛不痒的照片给她,然后直接就告诉她,我俩没什么事,只是逢场作戏而已,更没有别的深入接触。” 他不说话,我问:“怎么着,嫌不够?” 我凶狠狠地看着他,直到他说出“够了”二字。 在公司外的一家银行前,我给他取了一万五,当做预付款,准备等到半个月后我妻子完全打消顾虑之后再付剩下的钱。然后我记下了他的电话。把钱给他的一瞬间我想,侦探这活儿可真是不错!雇主高兴,目标高兴,自己行善积德还赚足了钱,天下还能有这么完美的职业吗? 我晚上直接回了家。妻子正躺在沙发上看电影,见我回来,热络地聊着一些家长里短。我心里后怕着,她这么反常地兴奋也有两三天了,为什么自己就没发现! 在她洗澡时我偷偷翻看了她手机的通话记录,果然在昨晚找到了那个侦探打给她的电话。看那时刻,正是我把念文送到家时。我说她怎么能神机妙算做好一桌子饭菜等我。这日子过得,尔虞我诈地都成了宫斗了。 我叹了口气,把手机扔向了沙发。 5 一周很快将过去,风平浪静。再也没有人跟踪我,妻子那边也鱼不惊水不跳。我庆幸自己的英明决断。 周末的晚上,念文说有个大学同学聚会,在市中心。我驱车把她送到那里,然后回公司加班。看钟点差不多了,我给她拨了一个电话。但电话竟然是关机。 我看了眼墙上的表,已经接近午夜,便有些不放心,直接开车去了那间他们聚会的KTV。还没拐进去,就见他们一帮同学搂搂抱抱地出来,还醉醺醺地相互道别。我摇下车窗寻找念文的身影,但找不到。就在我准备下车询问之际,忽然听见后面一个男人朝对面喊着:“你们回去吧!我把她送回家去!” 对面的人就是一阵插诨打岔。 我下意识地把头扭出车窗看去,看到那是一个清瘦俊朗的男孩。他还架着一个身上绵软无力但嘴里还喋喋不休的女孩。 我定在座位上成了雕塑。一辆出租车迎面开过来,车灯晃得念文脸上光亮而红晕。紧接着,他们上了那辆车租车,绝尘而去。 我记得念文跟我说过她的初恋就是一个大学男生,只不过当初男生毕业出了国,两人才就此告吹。 怨不得她关了手机。 怨不得她醉得如此彻底。 我一拳砸到方向盘上,巨大的喇叭声响彻这片闹市区。窗外刮过一阵冷风,我忽然觉得自己已经飘然离开这个世界。我真盼着现在下一场大雨,瓢泼滂沱的那种,然后我冲到雨里,清醒清醒,刺激刺激,然后发个烧,一觉睡到天亮。 我也想找个地方一醉方休,忘掉所有事情,醒来时再作打算。但我发现自己的脚太沉了,根本抬不起来。 闹市还是熙熙攘攘,天上泛着星星,一丝乌云都没有。 连悲哀的氛围都不给我。我愤恨地开着车,不知不觉就到了念文的小区门口。 然后又在那里不知不觉呆到了天亮。 八点多钟时,我看到那个男生只身一人出了小区。他们一晚上果然在一起。多新鲜,傻子才相信他们分道扬镳了呢! 我给念文打了一个电话,问她在干什么,昨天怎么没给我打电话。 念文说:“手机没电了,唱完歌就直接回家了,刚刚睡醒。” 她还没说完,我的眼睛就不争气地酸了起来。 从那天起,念文就和以前不大一样了。 比如,和我在一起时,她总显得有些心不在焉;比如,有时候她会背着我接电话,这在以前几乎不可能;比如她开始挂我的电话,尽管不久后会回过来,但明显无精打采敷衍了事。 最最明显的一次,是午夜里有人给她打电话。她跳起来去阳台接听。这之前我就睡在她的边上。 她的解释是,老家出了点家庭纠纷,她帮着协调,怕我笑话。 我觉得我要相信这说法别人就该笑话我了。 我几乎可以确信,她跟她那个初恋男友死灰复燃了。但我没有实在的把柄,这让我如坐针毡。即使真是这样,那么眼见为实的话,也能让我做出些实质的行动。 我在办公室里琢磨了一下午,正一筹莫展之际,之前那个侦探打来了电话。他跟我说半个月已经到了,自己也按着我说的去做了,言下之意是索要那剩下的一万五。 我直接说:“你来我单位吧。正好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。” 6 那个侦探这回挺有效率,第三天就给我打来电话,说基本能确定现在念文和她的前男友在一起。只不过仍旧是一些吃饭、逛街的行为,再深入一些的就掌握不到了。 我说:“我不在她家时,他们一起过夜了吗?” 侦探说:“过夜没有,不过昨天白天,那个男的去过念文的家,呆了大概有一上午吧。” 我说:“你可以跟进去看看,然后冒充个快递或者收水电费的假装敲错了门。” 他说:“她住的小区高档,院门都有门禁,业主进去要刷卡,访客要业主接才能进去的,否则门口警卫拦着不让进。” 我想了想,也是,当初是我给念文租的这个高档社区。金屋藏娇,屋子不金怎么藏!我凄惨地笑笑。 我有一张业主卡,给了侦探。拿着这张卡,他也能刷卡进出小区了。 令我没想到的是,隔天我还没起床,就接到了公司的电话。一个责编打来的,魂飞魄散地跟我说:“念文出事了!” 念文真的出事了,她被人捅了两刀,倒在了客厅里,血流了一屋子,没有抢救过来。 我一下瘫坐在了地上。一定是那个侦探干的!我双手止不住哆嗦,给他拨了两次号码才拨对。没想到竟然通了。 电话那头也是一阵慌张:“哥,我准备跑路了,我洗不清嫌疑了。他们肯定以为是我杀了念文!” 我说:“到底是不是你干的?!” 他说:“哥,真的不是我,是她的那个男友。他们昨晚吵了起来,男的喝了酒,我在楼道里听着动静不对,然后看那男的慌慌张张地跑出来,然后我推门进去一看,念文就那样了!哥,现在我的指纹门上还有,警察会不会顺藤摸瓜地找到我?” 我说:“你不能跑,你要跑了,没有证人,怎么破案?” 他说:“那我回去,警察要是抓我,以为我是凶手怎么办?” 我语无伦次地说:“不会的,怎么会,我可以给你作证,你没有动机杀她的!” 他说:“你容我想想……我想想……” 我说:“你在哪儿?我现在去找你!” 他说了一个地址,那是一个临近郊区的高速桥下,他正准备在那里搭便车出城。我出门前他反复强调,不要让我带警察。 我很快到了,却没见他的人影。 忽然之间我感到后脑一震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 醒来时,我被五花大绑在自己的汽车里,那个侦探就坐在我旁边。 我好像什么都明白了,又什么都全糊涂了,问他:“你到底是谁?” 他忽然涕泪横流:“我是小可的爹!我出狱了,可是我女儿却被你们害得不认得我了!你们都该死!” “是你杀了念文对不对?!”我挣扎着,但无济于事。 他朝我冷笑着:“是又怎样?你老婆确实雇了一个侦探老调查你和念文,但那个人不是我。念文花钱把那个人搞定了,还不敢让你们知道;你却花钱把我搞定了,却不敢让她们知道。你们累不累啊?” 我才知道,我的妻子的确雇了一个侦探来调查我和念文的事,在我发现有人跟踪的同时,念文也发现了。就在打完官司的那天,那名真的侦探跟着我们到了念文家,随后我离开,念文上楼。由于真的侦探进不去小区大门,便准备打电话给我妻子汇报情况,但这时发现手机没电了,于是,他发现了正在楼下徘徊的小可父亲。 小可父亲也发现了这名侦探在偷拍我和念文。 正巧这时侦探问小可父亲哪里有公用电话,小可父亲借坡下驴地把自己手机借给侦探。于是我妻子的通讯记录里就有了小可父亲的电话号码。 由于进不去小区,小可父亲就借机朝我下手。然后他找了公用电话假冒快递员,从我妻子那里知道了我的住址,从而盯上我的梢,准备行刺。 这期间,念文也堵住了那名真的侦探,然后出大价钱收买他,让他不要把事情泄露给我妻子。但没想到那侦探开始勒索她,她为了不给我添堵,就一直自己和那人周旋。于是出现了总是单独一个人打电话等等的异常举动。 她在和真的侦探周旋之际,我已经让凶手去一步步接近她。 一根皮管子伸进了车窗。小可父亲说:“不出两个小时,你就会一氧化碳中毒身亡,我会把现场处理好的,大家会以为是你杀了你的情人,然后畏罪自杀。” 然后他投给了我邪魅的一笑。 刺鼻的味道蔓延开来,眼前慢慢趋于黑暗。我才知道这是真正要飘离人世的感觉。一切将化为虚无,所有的错误也将被这些迷雾消化得一干二净。 我沉沉地闭上了眼睛。
上一篇:私家侦探变情感危机处理
下一篇:最后一页
Copyright 杭州百强侦探公司
top